首頁 | 院所職能 | 科研管理 | 社會發展 | 經濟研究 | 投資研究 | 能源交通 | 區域經濟 | 研究動態 | 研究院概況 
最新消息 · 目前新升級改版的新疆研究院門戶網站處于試運行階段,正在充實完善,歡迎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    2014/11/12

2016年上半年新疆對外貿易形勢及下半年展望
2016-08-09 11:56 唐飛  審核人:

 

一、2016年1-5月新疆對外貿易總體情況和特點

在主要貿易伙伴國貨幣貶值、內外需不振、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低迷、人民幣被動升值等不利因素的疊加影響下,1-5月,新疆進出口總額61.3億美元,同比增長6.8%。其中出口53.2億美元,增長8.2%;進口8.2億美元,同比下降1.3 %,貿易順差45.0億美元,出口占外貿進出口總額的88.6%。外貿總額增速由負轉正降,形勢略有好轉。從2015年1月至今的21個月通過線性回歸趨勢線看,出現回升趨勢(見圖1)。

 

圖1  2015年1月-2016年5月外貿進出口總額走勢

從地州看,烏魯木齊市實現進出口總額17.2億美元,位列各地州第一位,占全區進出口總額的38.1%,同比下降20.2%。按貿易額排名前五名的分別是烏魯木齊市、伊犁、博州、喀什、阿勒泰和石河子,外貿總額均超1億美元。按增速排名前3位的分別是哈密、巴州和博樂,增速分別為492.1%、47.4%和25.0%,其余地州均為負增長。其中,克拉瑪依市、博州、阿克蘇、塔城市及吐魯番外貿進出口出現30%以上負增長(見圖2)。

圖2  1-5月各地州進出口情況

從主要口岸看,1-5月,中哈霍爾果斯邊境合作中心和阿拉山口綜保區貿易量值增長顯著。進出口貨運量為11.09萬噸,貿易值5350萬美元。其中,5月份進口貨運量為1.46萬噸,環比增長265.82%;貿易值564萬美元,環比增長143.92%。霍爾果斯區域出口果蔬量跌值增。果蔬出口共計7.84萬噸,同比減少2.61%。貿易額為9587萬美元,同比增長18.27%,主要出口至哈薩克斯坦。巴克圖口岸出口農產品4.2萬噸,同比增長4.1%,貿易額3345萬美元,同比增長19.3%。主要出口農產品為鮮蘋果、鮮桃和鮮番茄等。其中,出口地產鮮果蔬2.4萬噸,同比增長1.1倍,貿易額1800萬美元,同比增長1.3倍。1-5月吐爾尕特口岸進出口貨運量值齊跌。進出口貨物25.3萬噸,貨值15.2億美元,同比分別下降8.2%和4.2%;其中進口貨物2.5萬噸,同比下降2.5%,貿易額2683.9萬美元,同比增長17.6%;出口貨物22.8萬噸,貿易額14.9億美元,同比分別下降8.7%和4.5%。紅其拉甫進出口貨物2萬噸,去年同期相比(下同)下降29.5%,貨值1.2億美元,同比下降10.7%;其中,進口貨物1063.8噸,與去年同比增長4.1%,貿易額349.5萬美元,同比增長23.2%;出口貨物1.9萬噸,與去年同比下降30.8%;貿易額1億美元,同比下降11.6%。

(一)出口恢復增長,形勢仍不樂觀

出口方面,在國際經濟復蘇緩慢,國內經濟增速下降及我區主要貿易伙伴國經濟不景氣和貨幣貶值的不利背景下,自治區外貿出口取得開門紅。前5月,自治區出口總額53.2億美元,同比增長8.2%,較去年同期增速加快29.7個百分點,比一季度增幅縮小2個百分點,增幅高于全國平均-2.9%的水平。出口增速呈現出較大波動,但總體呈增長趨勢。(見圖3)。

 

圖3  1-5月新疆外貿出口情況

(二)進口持續下降,降幅大幅收窄

 

圖4  1-5月新疆外貿進口情況

進口方面,一是大宗商品進口價格仍然低迷,大幅拉低了進口值的增速。自2014年7月份以來,以原油為代表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快速下跌,原油、鐵礦砂等大宗商品進口價格同比跌幅都達到了45%;二是國內經濟下滑,制造業不景氣,造成需求疲軟。今年1-5月,我區外貿進口延續近三年的低迷,進口總額8.2億美元,同比下降1.3%,降幅呈現大幅收窄趨勢(見圖4)。主要是資源性產品進口依然下滑,前十位進口主要商品中,原油、農產品、棉花等分別下降了90.2%、47.6%和17.8%(見圖5)。

 

 

 

圖5  1-5月進口額前十名商品

(三)傳統優勢商品回暖,高附加值產品回落

出口主要商品中,以機電產品、服裝、鞋類和燈具等傳統出口優勢產品結束了2015年的下滑趨勢,均出現不同程度回暖。按貿易額機電產品、鞋類、服裝、農產品和紡織制品占據前5位,降幅最大的3種商品是服裝、箱包和PVC材料,出口量分別下降48.9%、52.0%和24.1%,出口額分別下降48%、46.5%和40.8%,體現為量價齊跌態勢。以高新技術產品、汽車零件等為代表的高附加值產品出口在持續多年的連續增長后,自2015年起開始出現下滑(見圖6)。

 

圖6  1-5月出口額前十位商品

(四)對中亞五國貿易總體下降,歐美市場異軍突起

從貿易市場結構看,主要貿易伙伴中亞五國中,除了吉爾吉斯外,對其余四國貿易額全部下降。1-5月,新疆與哈薩克斯坦貿易額44.3億美元,同比下降38.7%,對吉爾吉斯貿易額23.7億美元,下滑16.1%。對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兩國貿易占我區外貿總值的47.1%。占比較去年同期下降5.6個百分點,是新疆最大的兩個貿易伙伴國。1-5月,新疆與中亞五國和俄羅斯貿易額92.5億美元,占新疆進出口總額的64.1%,占比較去年同期下降13.2個百分點(見圖7)。 

 

 

 

 

 

圖7  1-5月新疆與中亞五國及俄羅斯貿易額占比

同時,隨著出口企業深入推進市場多元化,前5月,我區對美國、加拿大、德國、意大利、英國及俄羅斯等國貿易增長可觀,貿易額分別為15.8、3.2、1.8和1.6億美元,分別增長164.3%、30.5%、117.3%和70.7%。前10位貿易伙伴情況(見表1、圖8)。

 

圖8  1-5月前十位貿易伙伴國

 

 

表1  2016年1-5月新疆前十位貿易伙伴

產終國

2016年1-5月進出口合計

(千美元) 

同比(%) 

哈薩克斯坦

1983757

-11.6

吉爾吉斯斯坦

1251505

15.7

俄羅斯聯邦

581988

112.1

美國

455530

161.8

塔吉克斯坦

373593

-3.1

烏茲別克斯坦

187717

-18.2

德國

122152

71.7

印度

116915

2.6

加拿大

90703

278.6

意大利

38778

117.3

英國

38457

181.1

 

(五)“國退民進”,外資企業較有起色

在鼓勵外資政策措施的引導下,我區外商投資企業和中外合作企業積極調整產品結構,努力拓展營銷渠道,深度開發國際市場,取得良好效果。同時,作為新疆外貿主力軍的民營企業進出口仍占據主導地位。1-5月,呈現“國退民進”態勢,國有企業進出口總額8.1億美元,同比下滑19.8%,民營企業進出口122.1億元,同比增長13.7%,高于整體降幅6.9個百分點,占進出口總額的84.6%,(見圖9)。外資企業較有起色,其中,外商獨資企業進出口40803美元,同比增長12.8%。

 

 

 

 

 

 

圖9  不同類別企業占比

(六)邊境貿易穩步回升,對外承包工程出口大幅增長

新疆邊貿進出口規模在過去20年一直占據全區對外貿易半壁江山,連續9年列全國陸路邊境省區之首,自去年出現大幅下滑后,今年開始穩步回升。今年1-5月, 邊貿進出口70.1億美元,同比下降32.0%,占自治區進出口總值的48.6%,較2014年下降5.8個百分點。其中,出口68.9億美元,同比下降24.4%;進口1.7億元,下降86.5%。從貿易方式結構看,除對外承包工程出口貨物和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物流貨物出現增長外,其余均出現較大程度下滑。

對外承包工程出口一直是自治區外貿的短板,但今年出現一些亮點。1-5月,我區對外承包工程貨物出口2.4億美元,同比增長56.9%。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物流貨物7071萬美元,同比增長107.2%,也是自治區外貿表現不多的亮點之一。表明國家和自治區出臺的有關加大“走出去”力度,促貿易方式結構優化政策開始發揮作用(見表2)。

表2  2014年1-5月新疆進出口貿易方式、企業性質情況

項  目

總 額

金額

同比

總  值

 (千美元)

%

貿易方式

一般貿易

2212947

18.3

加工貿易

25174

-81.2

邊境小額貿易

3487386

4.7

對外承包工程出口貨物

99379

95.1

租賃貿易

298

-91.5

 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物流貨物

79537

88

其他貿易(旅游購物)

194398

-11.2

企業性質

國有企業

809763

-19.8

外商獨資企業

40803

12.8

民營企業

5231698

13.7

 

(七)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發展勢頭良好

據霍爾果斯海關統計,2016年1-5月,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出口貨運量為1.44萬噸,增加11.45倍;貿易額為10.35億元,增長9.51倍;進出區人員為148.86萬人次,同比增加1.34倍。雖然存在增長基數低的因素,但可看出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的發展態勢良好,成為今年自治區外貿為數不多的亮點。

二、與全國及西部省區對比

(一)新疆外貿與全國的不同特點

據海關初步統計,1-5月,全國進出口總值9.16萬億元,同比(下同)下降3.2%。按美元計, 1-5月,全國進出口總值1.41萬億美元,同比下降8.6%。5月當月,全國進出口總值2.02萬億元,增長2.8%。其中,出口1.17萬億元,增長1.2%;進口0.85萬億元,增長5.1%;順差3248億元,下降7.7%。按美元計,5月當月,全國進出口總值3121億美元,下降2.6%。1-5月外貿運行主要呈以下特點:一是出口保持小幅增長,進口實現正增長。二是對主要經濟體出口回落,對巴西和澳大利亞進口增長加快。三是一般貿易占比有所提升,其他貿易較快增長。四是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好于機電產品,部分大宗商品進口量升價跌。五是民營企業對出口增量貢獻最大,國有企業進口由降轉增。六是東中部地區進出口好于全國,西部地區進口增長較快[2]

同全國相比,新疆外貿體現出不同的特點,一是貿易市場不同,全國的貿易市場遍布全球,而新疆的主要貿易伙伴國是中、西亞國家;二是貿易方式不同,全國加工貿易占對外貿易的很大比重,而新疆加工貿易比重極低。同時,邊境小額貿易占據主導也是區別于全國的一大特點;三是貿易主導企業性質不同,新疆的外貿主導企業為民營企業,進出口總額占據新疆外貿總額的3/4,而全國的民營企業進出口規模占比為1/3;四是全國出口為正增長,而我區為負增長。

(二)新疆與西部其他省區對比

2016年1-4月,西部多數地區外貿進出口增速有不同程度回落。從進出口總額來看,重慶、四川和廣西依次位列西部前三位,分別達到264.6億美元、136.9億美元和135.4億美元,陜西以98.3億美元的總量排名第4。從增速來看,僅有貴州、寧夏、新疆和陜西增速高于全國水平,其他省份增速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貴州、寧夏和新疆分別以95%、11.1%、10.5%的增速位列西部前三位;陜西增長5.8%,排名西部第4位,同比排名上升1位。與上年同期相比,全國增速回落2.2個百分點,有貴州、寧夏、新疆、陜西和甘肅5省增速加快,其中貴州增速增幅達到118.4個百分點;其他省份增速均回落,回落幅度在6-72.7個百分點之間,新疆增速排名第3,總量排名第6(見表3、圖10)。

 

 

圖10  2016年1-4月西部12省區對比

 

 

 

 

表3  2016年1-4月西部12省區外貿總額及增速對比

地區

1-4

比上年

位次

億(人民幣)

同期增長(%)

增速

總量

內蒙古

36.4

-10.9

5

7

廣西

135.4

-12.7

7

3

重慶

264.6

-12.2

6

1

四川

136.9

-29.9

10

2

貴州

30.5

95

1

8

云南

67.9

-13.5

8

5

西藏

1.7

-63.8

12

12

陜西

98.3

5.8

4

4

甘肅

23.3

-24.6

9

9

青海

3.2

-40.9

11

11

寧夏

11.1

11.1

2

10

新疆

49.1

10.5

3

6

三、需要高度關注的幾個問題

(一)中亞各國經濟合作對新疆的貿易造成負面影響 

中亞各國的區域經貿合作關系日趨緊密,合作的領域日趨廣闊。尤其是在2012年歐亞共同體成立以后,中亞各國都注重區域整合,建立以關稅同盟為目標的區域經濟合作。在這種情況下,新疆與中亞各國之間原有的經濟互補優勢和地緣優勢受到很大的挑戰。2015年9月,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的歐亞經濟共同體政府首腦會議上,塔吉克斯坦總理阿基洛夫宣布:從2016年起,歐亞經濟共同體成員國將開始實施統一關稅制度。實行統一關稅制度將為該組織成員國之間最終形成統一商品市場起到極大的推動作用。歐亞經濟共同體的建立,降低了中亞各國和俄羅斯之間的貿易與投資的交易成本,促進相互之間的貿易和投資的快速增長。新疆與中亞地區的傳統貿易優勢必然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二)我區外貿在西部位次連續下滑

在國家向西開放戰略不斷深入實施的背景下,新疆的外貿雖然有所增長,但在全國及西部省區的位次不升反降,2007年之前我區長期位居西部前三,現在已被四川、重慶、廣西等省區拉開距離,并且自2013年起,近三年相繼被云南和陜西超越。2016年1-5月,我區對外貿易總額降至全國第23位和西部地區第6位。

位次下滑的主要原因,一是我區開放型產業基礎薄弱,不具備比較優勢。受工業化整體上仍處于起步階段、產業配套能力較弱、科技創新能力不強等因素影響,我區經濟結構中開放型產業所占比重較小,國民經濟的外貿依存度明顯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同時,由于東部地區產業升級,部分外向型產業向中西部轉移,而這個轉移的過程是循序漸進的,在一定時期內,我區在人力資源、市場資源、產業配套等方面相較四川、重慶等西部省份并不具備比較優勢。二是我區對外貿易結構不合理。市場結構方面,對中亞五國和俄羅斯的貿易額達60%以上,市場集中度高,且主要集中在周邊國家;商品結構方面,出口商品的70%多為內地產品,進口商品中50%多為內地經濟發展所需的資源類產品,外貿對地方經濟貢獻有限;企業結構方面,私營企業占84.2%,外商投資企業占比僅為1.2%。三是加工貿易比重偏低。2015年全國加工貿易占比為35.8%,而西部省區增長快并規模超過我區的四川、重慶通過吸引東部產業轉移帶來投資大項目,加工貿易快速增長。四是貿易環境亟待改善。運輸的瓶頸制約和近年來一系列暴恐事件的影響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我區外貿。

(三)內地跨境電商高速發展使我區地緣優勢不再突顯

近年來飛速發展的跨境電子商務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地理位置概念或者說區位優勢,內地相對發達的跨境電商使得我區周邊國家商戶可以繞開新疆直接同內地主要貨源地進行交易。而新疆的跨境電子商務發展相對滯后,在新疆做跨境電子商務,急需政府在政策上給予扶持。目前,從新疆到中亞的國際物流,都是走大批量的貨物運輸,而順豐、申通等快遞公司的小件物流目前還是空白。除物流因素外,跨境第三方支付在新疆也發展滯后,無法做到類似于阿里巴巴的模式,新疆很多跨境電子商務只能做O2O(online to offline,線上商談,線下交易)無法達成便捷的線上交易。可以說,跨境電商發展暫時落后于內地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沖淡了我區發展對外貿易的地緣優勢。

(四)新疆作為過貨通道的地位沒有改觀

中亞各國中,新疆最大的對外貿易伙伴——哈薩克斯坦的客商逐漸認為,雖然兩國貿易的8%是在新疆完成的,但是新疆屬于中國經濟欠發達地區,新疆每年出口的商品有7%以上是由中國內地生產的商品,即使是新疆本地生產的商品,與內地生產的商品相比無論是在質量上還是在款式上都有很大的差距。因此,更多的哈國企業與商人開始與中國沿海發達地區直接進行貿易聯系,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嚴重影響了新疆與中亞各國貿易的發展。對新疆來說,這種貿易形式增加了貿易轉移,減少貿易創造效應,使新疆僅成為一個中亞與內地的商品物流中轉基地。

四、2016年下半年展望

(一)有利因素

1.從國際看,發達國家經濟出現回暖跡象,特別是美國經濟復蘇總體穩定,房地產市場穩步回升,制造業恢復擴張,勞動力市場不斷改善,居民消費能力與預期提高,技術進步和商業模式創新熱點紛呈,歐元區經濟在石油價格低迷、歐元貶值以及量化寬松政策的刺激下,經濟增長有所加快,印度等國家在工業化進程加快、能源價格下降等因素的推動下,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同時,2016年 《世界投資報告》指出,去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強勁復蘇,達到了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的最高水平。

2.從國內看,中國經濟開局良好。2016年以來,中國政府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進一步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加快創新發展體制機制,積極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經濟運行總體平穩,部分領域出現積極變化。一季度緩中趨穩、穩中有進,部分主要指標出現積極變化,但中國經濟正處在轉型升級、動能轉換的關鍵階段,結構調整陣痛仍在持續,面臨的風險和挑戰不容忽視。3月份以來,中國經濟積極跡象增多,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等先行指標回升,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同比降幅收窄,企業利潤增速提高。

3.從周邊國家看,國家和自治區領導先后出訪周邊多國,并相繼簽署了一系列經貿合作項目。同時,作為新疆第一大貿易伙伴的哈薩克斯坦存在諸多利好因素。一是中哈產能合作取得實質性進展。3月27日,哈薩克斯坦總理馬西莫夫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了加深兩國產能合作的會談并共同見證了33份中哈產能合作文件的簽署,項目總金額達236億美元。二是中俄加強合作。2016年6月25日,到訪中國的俄羅斯普京一起見證了中俄32項大單的簽署,涵蓋了能源、交通、航天、金融等多個方面,總價值達250億美元。

4.從區內看,除了國家和自治區密集出臺的一系列促外貿政策措施將會逐漸發揮作用外,新疆開通的國際貨運班列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區域通關一體化的實施也為我區今后外貿發展提供了更多便利。  

一是海關總署專為新疆出臺的利好政策。為落實第二次中央新疆經濟工作座談會精神,2015年10月23日,海關總署支持新疆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座談會在烏魯木齊召開。會上,海關總署公布了《海關總署關于支持新疆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的19條舉措》。從各個方面打破常規,集中資源、力量和智慧,把最好的政策措施優化疊加在了一起,可以說是精心為新疆“量身定做”。

二是開通了新疆始發國際運輸線路。自2014年新疆首趟到達中亞的國際貨運班列開行后,我區多趟國際貨運專列遠赴歐亞,在全國首次采用多點始發、多線運行、多點到達的國際貨運班列模式。截至目前,新疆在開行57列中亞貨運班列的基礎上,開通的面向中亞主要城市的國際貨運班列已經實現常態化運行。此外,新疆還完成了土耳其方向的新疆—西亞國際貨運班列測試和西向郵政(電商)貨運列車運輸測試,主要運輸建材(大理石、瓷磚)、機械設備、汽車配件、機電產品等貨物,其中三成是新疆地產貨物。解決了新疆本地貨物向西出口暢通的問題,開創了出口貿易商由內地采購轉為新疆本地采購、內地貨物在烏魯木齊中轉出口的新局面,同時將有力提升新疆在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競爭力。

過去新疆產品大部分在內地港口集結,現在開始轉向烏魯木齊集結,再向中亞國家發運。隨著國際貨運班列的開行,本地貨源不斷增加,外地客戶也尋聲而來。西行國際貨運班列“點對點”運輸、一站到底的運輸方式必將帶來新疆出口經濟的增長。

三是自2015年以來9省區海關啟動絲綢之路經濟帶區域通關一體化。絲綢之路經濟帶海關區域通關一體化改革后,“十關如一關”的通關模式將打通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通關高速路。區內企業在沿線任意一個海關辦理業務手續,都將享受同樣待遇和標準。企業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選擇申報、納稅、驗放地點,省去了來回奔波之苦,審批環節和手續減少,通關時間大為縮減。

四是中哈霍爾果斯口岸貨物流通量有望擴大8倍。2016年,哈將為“霍爾果斯—東大門”經濟特區基礎設施建設撥款125億堅戈(1美元=185.65堅戈)。“霍爾果斯—東大門”經濟特區基礎設施建設完成后,霍爾果斯口岸貨物流通量有望擴大至8倍,達到400萬噸/年。同時,該經濟特區還將吸引1500億堅戈投資。

(二)不利因素

1.從國際看,首先國際市場需求不振,出口訂單有所減少。從主要市場來看,除了美國經濟表現相對較好以外,其他出口市場經濟復蘇依然緩慢,全球貿易增長動力仍顯不足,需求沒有明顯改善,訂單出現了減少或者是維持弱勢增長。據海關總署對3000家出口企業的調查顯示,2014年10月以來,每個月大約有44%的企業反映新增出口訂單金額同比下降。2016年8月份這個比例又上升到47.3%,明顯高于之前的平均水平;大約有40%的企業明確提到外部環境不好,市場需求疲軟,沒有訂單或者是訂單減少、競爭激烈等等困難。第二,綜合成本居高不下,傳統競爭優勢被削弱。盡管去年以來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走低,我國外貿企業原材料成本有所下降,但與此同時,勞動力、融資、匯率、環保等成本依然居高不下,傳統外貿競爭優勢正在被削弱。根據調查顯示,3月份有56.2%的企業反映出口綜合成本同比增加,其中分別有61.8%的企業認為勞動力成本在同比上升,有37.5%的企業認為融資成本在上升,有33.4%的企業認為匯率成本有所上升。與此同時,春節后結構性的用工困難對企業的生產和出口也有一定程度的制約。此外,原材料價格下跌,出口制成品價格被境外客戶壓低也拉低了出口增長。

2.從國內看,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企業進口意愿偏弱。今年以來,主要宏觀經濟指標顯示,我國經濟增速繼續放緩,國內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當前,我國國內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部分行業產能過剩,仍有待化解,一些領域的潛在風險仍然存在。受此影響,我國外貿企業對國際國內經濟形勢的判斷大多趨于謹慎,特別是制造業企業生產擴張的步伐放緩,進口意愿偏弱,影響了進口增速。

3.從區內看,一是歐亞經濟聯盟(關稅同盟)以及哈、俄等國清理“灰色清關”對我區與周邊國家邊境貿易的影響持續加大,“關稅同盟”乃至“歐亞經濟聯盟”仍將對我區今后對外貿易產生較大影響;二是喀什、霍爾果斯經濟區的”特區”效應對擴大新疆擴大對外開放的作用還未能得到充分發揮;三是與我區關系重大的能源資源性產品領域有關改革政策仍未能落到實處;四是我區的外貿進口還存在不確定因素,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內地企業特別是制造業的復蘇情況。由于我區進口的產品大部分都是能源資源性產品,其中50%以上運往內地企業,只有在確保國內經濟穩步回升,制造業持續復蘇的情況下,才能保證我區外貿進口恢復增長。

(三)結論

綜合考慮國際國內環境,2016年外貿形勢依然嚴峻復雜,下行壓力仍然較大。同時也要看到,在嚴峻復雜的形勢下,國家對外貿發展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出臺一系列促進外貿穩增長調結構的政策措施。2016年4月20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又確定了促進進出口回穩向好的政策措施。當前,中國外貿發展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取得新進展。扎實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推進貿易投資便利化,建設國際物流大通道,為外貿發展開辟新的市場空間。

總體來看,主要貿易伙伴國貨幣貶值、內外需不振、經濟下行、出口競爭優勢削弱、大宗商品價格低迷等基本面因素對外貿發展形成了明顯的制約。未來一段時期,我區外貿進出口面臨的形勢總體依然不樂觀。但同時也看到,隨著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的穩步推進和近年以來密集出臺的一系列促外貿措施將逐步發揮效應,自治區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地位的確立及國際運輸大通道基本形成及沿線通關各項便利措施的推進,和烏魯木齊、阿拉山口和喀什綜合保稅區陸續封關運營及霍爾果斯合作中心發展形勢良好等因素影響,總的來說,2016年新疆外貿形勢雖不樂觀,但已呈現出止跌回升的良好勢頭,預計2016年外貿逐步回暖,全年增幅在5%-10%之間。

五、下半年措施建議

(一)充分發揮中國亞歐博覽會等各類國際展會平臺作用

緊抓“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歷史機遇,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進一步發揮市場主導作用,創新行業管理、優化會展環境、規范會展市場、壯大會展主體,大力實施“市場化改革、專業化運作、信息化升級、規范化管理、國際化開拓”的創新驅動戰略,推動會展業在經濟結構轉型升級、融入“一帶一路”發展格局、建設全面改革創新實驗區、建設國際化大都市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將烏魯木齊打造成“一帶一路”具有重大影響力的區域性國際會展中心。以亞歐博覽會為依托,圍繞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在烏魯木齊國際會展中心,形成集展覽、會議、交流、交易為一體的國際一流會展平臺,滿足高標準的國際大型會展活動需求,完善烏魯木齊國際化大都市綜合服務功能,提升烏魯木齊國際性會展承載力。
  一是充分發揮世界級旅游資源優勢,以發展高端會展旅游為主導,培育國際高層論壇及商務會議,打造烏魯木齊旅游會展功能聚集區。形成大型機械、裝備制造業展示展銷區。培育大型體育賽事、演藝活動,實現體育和會展功能互補,打造烏魯木齊體育賽事會展功能聚集區。
  二是發展高端國際會議產業。結合烏魯木齊建設國際化大都市的目標,依托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獨特的旅游資源,大力發展專業領域的高端會議,打造高端國際會議基地。以文化、旅游、環保、科技、能源、軟件以及醫藥等為重點領域,積極推進會議業與旅游業聯動發展,通過體驗性和參與性強、特色突出的會議旅游產品,吸引國際會議和論壇落戶烏魯木齊,使烏魯木齊成為全國舉辦高端會議的重要區域。

  三是具有發展潛力的特色會展產業。充分挖掘新疆歷史文化資源,大力發展歷史文化類特色展會、文物古跡類特色展會、宗教文化展會、民俗風情類特色展會;大力發展戶外運動類特色展會;依托我市科技教育事業發達的優勢,舉辦文教科研類特色展會;依托烏魯木齊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技術人才眾多的優勢,舉辦大型人才交流類特色展會。
    四是以國際化為目標,加快發展城市會展。以中國亞歐博覽會為核心平臺,策劃舉辦一批面向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會展活動,擴大烏魯木齊在“一帶一路”建設及歐亞區域合作中的影響力和地位。擴大與國內外辦展機構的交流合作,廣泛爭取各類國際會議的承辦權,增強烏魯木齊區域性國際會展中心的知名度和吸引力。繼續實施會展業走出去戰略,發揮會展活動營銷城市的獨特功能,通過營造大事件效應,吸引世界眼球,樹立烏魯木齊國際化城市形象,助推烏魯木齊國際化大都市建設。 

(二)將跨境自駕游打造成新的旅游增長點

隨著汽車的普及,跨境自駕游正逐步成為我國的一種新興時尚旅游方式,在內地一些邊境省份已經開始風靡,新疆作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旅游集散中心,地處亞歐大陸腹心,跨境自駕游資源優勢明顯。豐富的邊境口岸資源,讓新疆發展跨境旅游、開展與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旅游合作擁有了天然的優勢。

新疆今年將重點打造穿越天山廊道、駕越帕米爾高原、四國六方環阿爾泰山等3條跨境自駕游線路。這三條線路分別是"穿越天山廊道 探秘世界遺產"中哈吉跨境自駕游、"中俄哈蒙四國六方"環阿爾泰山跨境游、"駕越帕米爾高原 走進云中之國"中塔跨境自駕游,將串聯起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蒙古等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涵蓋了"天山廊道"世界自然遺產、帕米爾高原以及阿爾泰山沿線的自然風光、人文景觀、絲路遺址、城市風貌等旅游資源[9]今后,在著力打造這3條精品跨境自駕游線路的同時,建議先行實行中、俄、哈、吉、塔、蒙等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公民憑有效身份證即可自由出入口岸的跨境旅游,以吸引更多國內外游客,帶動服務業發展,并成為我區旅游業新的增長點。

(三)借助“互聯網+”,大力發展本土跨境電子商務

跨境電子商務本身就是“互聯網+對外貿易”的一種很好的模式。在國家積極倡導“互聯網+”背景下,積極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商務部等九部門制定的 《關于實施支持跨境電子商務零售出口有關政策意見》,開展鼓勵企業一般貿易加自營電商政策研究,著力突破不適應跨境電子商務發展的外貿監管環境,盡快制定出臺跨境電子商務便利化措施。

新疆的跨境電子商務同內地相比相對遜色,但新疆現在所處的機遇前所未有。同內地相比,新疆跨境電子商務起步較晚,但就目前發展的趨勢來看,伴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行,新疆電子商務將更加國際化,新疆將成為國內最重要的貿易通道,成為后來者居上的代表。新疆跨境電子商務的機會不僅是發展或引進一批開展跨境電子商務交易的龍頭企業,更大的機會在于培育一個欣欣向榮的跨境電子商務服務產業,即能夠在跨境交易、國際物流、便捷通關、人才培訓等方面產生一批有影響力的、有規模的電子商務服務企業,形成與新疆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重要地位相匹配的服務支撐能力。目前自治區商務廳重點推動跨境電商落地工作,先行先試,在烏魯木齊出口加工區、奎屯保稅物流園區開展跨境出口業務;向國家海關總署爭取跨境進口試點;依托中國電子口岸的技術優勢和實踐經驗,搭建新疆電子口岸服務平臺。這些都為跨境電子商務在新疆落地創造必要條件。下一步要積極開展針對外貿企業的跨境電子商務培訓,推動烏市跨境電子商務試點城市建設,推進新疆快遞企業申請跨境快遞業務資質,亞歐貿易網、中亞在線等一批針對俄語系市場的電子商務信息發布和交易平臺也服務于外貿企業開展跨境電子商務,支持新疆第三方支付企業積極申請面向中亞國家的跨境支付結算資質。

加快跨境電子商務發展, 加快我區外貿公共服務憑條建設, 重點扶持5-10家跨境電子商務公共服務平臺,推動外貿企業運用跨境電子商務,拓展國際市場給予資金支持,積極爭取烏魯木齊等城市入國家跨境電子商務示范城市。以烏魯木齊陸路港第四方物流服務體系建設為契機,以建設線上多語種信息服務平臺為抓手,整合線下國際陸路、鐵路以及航空配套物流資源,吸納更多國內外大型物流企業進駐烏魯木齊陸路港信息服務平臺,為跨境電子商務提供有力支持。通過拓展電子口岸服務功能,完善一類口岸大通關協調機制和二類口岸進出口保稅功能,推動跨境物流園區、進出口商品集散地及跨境電子口岸建設[3]。

同時,建議自治區引進更多國內大型電商企業入駐,要在推動新疆外貿企業電子商務應用、提升新疆本地跨境電子商務服務水平及引進國內有影響力的跨境電子商務平臺、服務企業上做大量工作。

(四)加快推進喀什、霍爾果斯開發區建設

一是要進一步加大開發區管委會管理權限的自主性和靈活性,建議自治區報請國務院,由國家發改委牽頭,建立“新疆喀什、霍爾果斯開發區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研究和加強對國務院33號文件實施工作的指導,出臺具體實施細則,加強國家各部門間信息溝通和配合,協調解決兩個開發區建設中在政策落實、項目安排、體制機制創新以及外事等方面需要中央政府予以支持和解決的問題。

二是自治區層面,要在現有特區辦的基礎上,進一步強加機構的組織協調和溝通服務能力,為特區建設發展開辟綠色通道,同時建議自治區高規格安排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和管委會領導,可由自治區副主席一級兼任,負責協調;具體運行管理人員可面向全國公開招聘,大膽引進人才。

三是針對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內中哈合作中心進展緩慢問題,建議由自治區協同國家商務部、外交部、國防部、海關總署等部門成立國家級協調機構,負責解決開發區和合作中心建設過程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同時由國家相關部門出面,加強與哈薩克斯坦的溝通,提升對方建設合作中心和口岸的積極性,建立信息互通和口岸官員協商機制,完善雙方海關、邊檢等部門的定期會晤機制,相互溝通并集中解決通關不暢、邊境貿易規則滯后、合作區建設進展緩慢等問題。

四是在“一區三園”管理模式上,一區(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應在權限增加、規格升級的基礎上更加注重全局統籌和全面協調工作,各產業配套園區按照屬地化的原則,相應放開權限,增加所屬區各級政府對產業配套園建設的積極性。五是要繼續加大對經濟開發區建設發展工作的宣傳力度,在全社會營造出搶抓機遇、積極實施國家戰略,促進新疆跨越式發展的良好氛圍。

(五)緊抓“中巴經濟走廊”機遇

自治區要搶抓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重大歷史機遇,在“中巴經濟走廊”取得實質性突破進展的背景下,新疆作為“中巴經濟走廊”的先導前沿地區,要更加積極主動參與并爭取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并在國家向西開放站略的基礎設施建設和開放政策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在中巴簽訂的460億美元大單中能看到更多新疆本土企業的身影,在政府間合作框架下能更加凸顯自治區政府的地位和作用。

1.成立領導小組。建議自治區政府建立“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領導小組(包括中巴經濟走廊)”,用來加強對該項工作的組織領導和工作指導,確保該項工作順利推進、取得實效。積極地開展在絲綢之路經濟帶領導小組下相關行為主體的工作,把它擺到事關新疆全局的戰略高度來認識和把握,各項工作要圍繞這個新的背景去思考和執行,要以國際視野、世界眼光謀劃新疆的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戰略。

2.加強戰略研究和頂層設計。深入開展“中巴經濟走廊”研究工作。通過設立各類研究項目,舉辦大型研討會、論壇等方式,加強戰略研究和頂層設計,重點研究確立新疆在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中的戰略定位、戰略重點、優先順序和主攻方向等,適時編制發展戰略規劃。在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中積極發揮各地州的作用,同時,各地州應積極主動服務,出謀劃策,有針對性地進行戰略定位和規劃,積極配合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在適當時期推動建立中國—中亞自由貿易區,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增添新的活力。 

3.積極爭取國家支持。新疆要積極爭取國家層面的支持,實現體制機制等改革的突破,同時,與國際組織、外國政府和企業建立更廣泛的聯系,為推動中巴經濟走廊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

4.主動加強與國家相關部委的聯系溝通。主動加強與國家相關部委的聯系對接,及時了解掌握國家關于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中巴經濟走廊研究的最新動向和政策,指導中巴經濟走廊(新疆段)建設和發展。同時,積極做好中巴經濟走廊(新疆段)規劃銜接工作。

5.推動“中巴經濟走廊”進入實質性開展工作階段。先期啟動實施一批巴方關切的教育、醫療、電力等民生項目,幫助解決巴方北部地區(與新疆接壤地區)電力短缺、基礎設施落后問題,為后續中巴經濟走廊建設奠定良好基礎。鼓勵、引導企業先行先試,探索建立中國新疆和巴基斯坦合作園區,利用當地資源、成本優勢,形成產業聚集,滿足巴方消費需求,拉動當地就業,促進雙方經貿合作和共同發展。準予巴基斯坦在烏魯木齊設領事館。參考海峽兩岸ECFA協議,大范圍降低中巴兩國原產地產品關稅,特別是新疆與巴基斯坦的農產品、棉花、手工藝品貿易等,實現早期收獲,切實推動“中巴經濟走廊”建設實質性進展。

關閉窗口
rb88官网 热博体育在线| 热博| 热博| 热博88| BTI体育| BTI体育| 体育热博|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体育在线|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手机版| 热博体育| 热博体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