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院所職能 | 科研管理 | 社會發展 | 經濟研究 | 投資研究 | 能源交通 | 區域經濟 | 研究動態 | 研究院概況 
最新消息 · 目前新升級改版的新疆研究院門戶網站處于試運行階段,正在充實完善,歡迎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    2014/11/12

2016年上半年新疆煤炭工業形勢分析及全年展望
2016-08-08 18:00 韓茜  審核人:

2016年上半年自治區煤炭工業形勢分析及全年展望

 

前  言

隨著中國社會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發展模式轉型(工業比重逐漸下降),能源結構調整(環境保護要求提高,削減煤炭消費以治理霧霾),以及國家能源政策日益嚴苛,中國煤炭行業也進入新常態,煤炭需求繼續萎縮,煤炭產量有所下降,進口量逐漸減少,高位庫存消化艱難,煤價尚未止跌回穩,行業景氣下滑、投資吸引力減弱。

煤炭行業發展的困難和問題在全國普遍存在,新疆煤炭產能和在建規模遠遠大于市場總量,煤炭產能過剩,但作為我國煤炭生產力西移的重要承接區、能源戰略接替區,新疆煤炭行業發展仍然具有較大的發展空間,根據自治區煤炭工業管理局預期,2016年新疆原煤產量目標控制在1.5億噸左右。

一、2016年1-4月新疆煤炭工業發展情況

(一)煤炭經濟運行基本情況

1.原煤產量增速下滑

隨著全國能源結構調整,環保要求升級,國家陸續出臺煤炭減產、限產政策,并加大安全檢查,煤炭生產快速增長勢頭有所減緩。2013年,新疆原煤產量增速開始回落,由20%左右降至5%以下(見圖1)。

2016年4月,全區原煤產量1145.61萬噸,同比增長1.9%。1-4月,全區累計原煤產量4768.9萬噸,同比增長10.1%。

 

1  2010-2015年新疆原煤產量及同比增速

2.原煤銷量略有增加

1-3月,全區原煤累計銷量2934.64萬噸,比去年同期增加180.73萬噸,增長6.6%。

直管煤礦企業累計銷量1063.25萬噸,比去年同期增加161.84萬噸,增長18.0%;地方煤礦累計銷量1721.70萬噸,比去年同期增加66.2萬噸,增長4.0%。

3.煤炭庫存低位運行

至3月底,全區原煤庫存1303.6萬噸,比年初增加88.85萬噸,比去年同期減少99.7萬噸,下降7.1%。其中,直管煤礦企業庫存851.32萬噸,比年初庫存增加42.99萬噸;國有地方煤礦庫存31.82萬噸,比年初庫存減少40.49萬噸;鄉鎮煤礦庫存420.46萬噸,比年初庫存增加86.35萬噸。

4.煤炭價格持續走低

自2011年四季度以來,全國煤炭價格總體上震蕩下行,每年平均價格下跌均超過10%。2016年4月底,新疆動力煤價格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見表1),煉焦用煤受國家經濟下行和鋼鐵、建材等行業市場萎靡等因素影響,價格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幅度較大(見表2)。

 

1  新疆動力煤參考價格

報價地區

產品名稱

發熱量(kcal/kg

20144月底價格(元/噸)

20154月底價格(元/噸)

20164月底價格(元/噸)

新疆  阜康

大塊

4800

190-195

165-185

200-220

新疆  阜康

三八塊

6500

230-235

205-220

210-230

新疆  哈密

煙煤

6000-6200

200-205

170-190

160-180

新疆  烏魯木齊

長焰煤

5500

170-175

155-170

170-190

新疆  烏魯木齊

弱粘煤

 

160-165

155-170

100-120

 

2  新疆煉焦煤價格

報價地區

煤種

煤炭指標

20155月價格

(元/噸)

20165月價格

(/)

價格屬性

灰份(%)

揮發份(%)

硫份(%)

粘結指數

新疆 阜康

噴吹煤

<10

17.0

0.5

 

375-400

300-320

坑口價

新疆 阜康

氣煤

8.0

40.0

0.5

96.0

335-360

280-300

坑口價

新疆 哈密

氣煤

14.0

35.0

0.6

85.0

345-370

290-310

坑口價

新疆 烏魯木齊

1/3焦煤

8.0

31.0

<1

64.0

255-285

200-220

坑口價

新疆 烏魯木齊

氣煤

8.0

42.0

<1

85.0

260-290

220-240

坑口價

 

5.煤炭運量大幅減少

受國內外經濟下行壓力的影響,石油、房地產等行業投資乏力發展受限,鋼鐵和能源企業開工不足,煤炭的需求量及運輸量持續減少,不僅鐵路貨物運輸大幅下降,對礦石、能源產量有較大依賴性的道路貨物運輸量也產生較大影響,在2015年首次出現下降,運輸周轉量增速也明顯放緩。2016年1-4月,全區外送煤炭280.2萬噸,同比減少49.4%。

6.煤炭工業固定資產投資下降

1-4月,我區重點能源項目累計完成投資153億元。其中:煤炭建設項目完成投資2億元,僅為去年同期的3.7%;火電項目完成投資33.7億元,同比減少36.2%;煤化工項目完成投資30.7億元,同比增加13.7%。

7.煤礦生產安全形勢依然嚴峻

1-4月份,全區各類煤礦發生生產安全事故5起/16人,與2015年同期3起/3人相比,事故起數增加2起,上升66.7%,死亡人數增加13人,上升433.3%。全區各類煤礦發生1起重大生產安全事故,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起/10人。全區煤炭生產百萬噸死亡率0.39,同比增加0.31,上升387.5%。事故起數、死亡人數和煤炭百萬噸死亡率與去年同期相比均有所上升,特別是煤礦頂板事故頻發,全區煤炭安全生產形勢依然嚴峻。

(二)煤炭消費情況

拉動煤炭消費的投資建設規模將逐步進入高穩期和收縮期,同時在大氣污染防治和應對氣候變化的雙重壓力下,“減煤”成為長期趨勢。2012年,我區煤炭消費突破1000萬噸,同比增長21.8%;2013、2014年,煤炭消費同比增長,但增速大幅下滑,降至5%左右(見圖2)。

2016年1-4月,全區累計煤炭消費量4447.1萬噸,同比增加32.9%。其中:電力行業耗煤1387.4萬噸,同比增加67.6%;有色行業耗煤1399.7萬噸,同比增長1.1倍;化工行業耗煤851.8萬噸,同比增長2.3倍;建材行業耗煤48.4萬噸,同比增長12.6%;鋼鐵行業耗煤39.5萬噸,同比下降51.8%。

2  2010-2014年新疆煤炭消費量及同比增速

(三)煤電發展情況

1.火電裝機及發電量增速同比回落

1-4月,全區新增發電裝機容量375.7萬千瓦,同比下降3.2%,其中,新增火電裝機容量218.4萬千瓦,同比增長93.3%;淘汰火電裝機容量21萬千瓦。截至2016年4月底,新疆電網聯網運行的發電裝機容量7110萬千瓦,同比增長30.8%。其中,火電裝機容量4115萬千瓦,同比增長17.1%,增速回落6.2個百分點;火電裝機占總裝機容量的57.9%,占比下降6.8個百分點。

1-4月,全區累計發電量為725.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2.1%,增速同比回落9.8個百分點。其中火電發電量610.2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0.3%,增速同比回落20.2個百分點;占總發電量的84.1%,占比下降1.2個百分點。

2.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同比下降

1-4月新疆電網全部聯網運行發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1075小時,同比減少132小時。其中: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數為1496小時,同比減少80小時。

3.全社會用電量增速回落

1-4月,全社會用電量為557.9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2.5%,增速回落12個百分點,其中:第一產業用電量25.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0.9%;第二產業用電量47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3.8%;第三產業用電量3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7.8%;城鄉居民用電量24.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3%。

四大高耗能行業用電量315.1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8.4%,其中:有色行業用電量182.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2%;化工行業用電量114.8億千瓦時,同比增長58.6%;鋼鐵行業用電量10.1億千瓦時,同比下降42.3%;建材行業用電量7.7億千瓦時,同比下降15%。“疆電外送”電量完成122.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48%。

(四)煤化工發展情況

從國家政策層面上看,一方面國家加快推進新型煤化工項目的產業化示范進程,另一方面也在不斷加大調控和監管力度。現階段正值新型煤化工技術爆發式發展期,生產技術突飛猛進。“三污”控制及治理技術取得長足進展。

我區在生態環境、水資源條件允許的前提下,堅持示范先行,適度發展、量水而行、清潔高效轉化,按照“基地化、大型化、集約化、一體化”發展要求,科學發展煤制天然氣、煤炭分級分質綜合利用項目,有序推進煤制油、煤制烯烴等煤化工項目,全力推進高能效、低煤耗、低水耗以及實現液態廢物近零排放和技術裝備自主化的現代煤化工項目,構建以煤炭深加工為核心的循環經濟產業鏈,重點建設準東、準北國家級煤炭深加工產業示范區。

3  新疆在建或規劃的新型煤化工項目

項目內容

投資主體

項目地點

建設規模

(萬噸、億立方米)

煤制烯烴

神華

烏魯木齊

70

煤制油

伊泰

伊犁

100

華電、伊泰

烏魯木齊

200

煤制天然氣

浙能集團

昌吉

20

河南煤化

昌吉

40

神東天隆

吉木薩爾

13

兗礦新疆能化

吉木薩爾

40

中煤

吉木薩爾

40

中國石化

吉木薩爾

80

華能

昌吉

40

廣匯集團

阿勒泰

40

中電投

伊犁

60

中電投、新汶礦業

伊犁

60

浙能、新汶礦業

伊犁

20

二、新疆煤炭工業發展存在的問題

(一)煤炭市場相對獨立封閉

新疆有獨特的地理位置和環境,存在疆內煤炭市場較小、主要用戶市場距離較遠、煤炭運輸通道和輸氣管道建設滯后的問題。再加上內地煤炭產能過剩、發電能力總體富裕,新疆煤炭參與內地市場競爭難度加大。

(二)煤炭生產能力過剩局面突出

新疆目前生產礦井及在建煤礦項目總體規模在3億噸左右,從2012年至2015年新疆原煤產銷數據看,每年的煤炭市場總量在1.4億噸左右,生產能力過剩局面尤為突出。

(三)煤炭產業結構不合理

新疆煤炭企業仍處于數量多、規模小、分布散的狀況,自治區監管的小型煤礦占自治區監管的全部生產礦井總數的84%,生產能力僅占到29.7%,煤炭生產集中度不高,煤炭企業的集約化程度不夠。

(四)清潔高效利用率低,環境污染高

目前,我國碳排放量占世界總排放的24%,80%以上的碳排放是由燃煤造成的。2013年國務院公布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明確提出控制煤炭消費總量,煤炭發展的空間逐步壓縮。而新疆煤炭加工轉化率低,煤炭作為燃料參與市場經濟的份額比重大,下游產業鏈不完善,天然氣和非化石能源發展較快,對煤炭的替代作用逐步顯現。

(五)保障煤礦企業安全發展組織基礎不牢固

目前新疆有59個(省級1個、地州12個、縣市46個)煤礦安全監管部門601人,4個(省級1個、縣處級監察分局3個)煤礦安全監察機構165人。但是這相對于新疆煤炭發展的勢頭,顯得力量薄弱,尤其是煤礦安全監管的職能還有很多地州、縣市是加掛在經貿委(經信委、商經委)等部門下,有相當一部分監管人員都是非煤礦主體專業,保障煤礦企業安全發展能力弱。

三、新常態下新疆煤炭工業發展面臨的環境

受宏觀經濟“三期疊加”等多重因素影響,煤炭工業進入需求增速放緩、消化超前建設產能和庫存、環境制約強化和結構調整攻堅的“四期并存”發展階段。

(一)有利環境

1.煤炭作為我國主體能源的地位難以改變

根據國家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和相關研究,到2020年,我國煤炭消費量約為42億t,占一次能源消費比例約為62%;到2030年,煤炭消費量約為45-48億t,占一次能源消費比例約為55%,由于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產業基數小、大規模產業化存在技術經濟等問題,短期內對煤炭的替代作用較弱,我國“煤為基礎、多元發展”的能源戰略方針不會改變。

2.煤炭清潔高效轉化利用取得新突破

近年來,在國家相關科技計劃的支持下.我國現代煤化工和煤炭清潔利用技術快速發展,突破了一大批核心關鍵技術,解決了制約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瓶頸問題,通過工程示范,煤炭轉化效率和裝置穩定性穩步提升,實現了污染物的超低排放,保障了能源安全穩定供應。

3.黨和政府高度重視煤炭行業健康發展

針對近兩年煤炭行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國務院領導先后作出重要批示,組織召開煤炭行脫困工作會,多策并舉、綜合施策、統籌解決煤炭行業的困難和問題。有關部門建立煤炭行業脫困工作聯席會議制度,研究制定政策措施并積極推動落實,為煤炭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奠定了基礎。

4.煤炭企業規模實力顯著增強

一批以煤炭生產為主體、多元化發展的綜合能源企業集團快速發展壯大。煤炭企業生產經營規模、資金運作能力和技術研發能力等都取得了明顯進步。

5.國際合作步伐加快

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深入推進,煤炭國際合作無論在廣度上和深度上都取得了重要進展。初步形成了多層次、寬領域和高水平的國際合作格局,既有利于學習和借鑒發達國家煤炭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促進產業轉型升級,又有利于煤炭企業走出去,贏得更大的發展空間。

(二)不利環境

1.煤炭消費增速放緩和產能過剩的矛盾突出

隨著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能源增長的動力機制和內在結構將發生新的變化,能源消費強度下降,國家推進能源革命和強化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煤炭消費增速將由前10年年均10%回落到2%。煤炭超前建設的產能大規模釋放,煤炭市場供大于求的形勢短期內難以改變。

2.發展不平衡的問題比較突出

一是生產與消費逆向分布加劇。新疆遠離煤炭消費區,區域煤炭市場容量不足的矛盾突出。二是煤礦生產力水平差異大。目前我區既有部分技術領先的年產千萬噸級大型現代化煤礦,也有大批技術裝備落后、管理水平低和人才不足的中小型煤礦。三是新礦區與老礦區發展更加不平衡。產量增量與利潤向資源條件與運輸條件好的礦區集中,資源稟賦不好的老礦區更加困難。

3.結構調整與轉變發展方式任務艱巨

從生產結構看,自治區監管的小型煤礦占自治區監管的全部生產礦井總數的84%,生產能力僅占到29.69%。小煤礦數量多、產量低,改造難度大。從產業結構看,雖然部分大型煤炭企業逐步開展非煤產業轉型,但非煤產業發展質量不高等問題還較為突出,煤炭深加工轉化面臨諸多問題。從產業組織結構看,煤炭企業數量多、集中度低、競爭無序的問題依然存在。

4.礦區生態環境約束凸顯

—是礦區水資源約束強。我區重點煤田基本分布在水資源相對短缺的地方,煤炭開采、加工受水資源約束強。二是煤炭開采形成的大量礦區地表塌陷、矸石山、露天礦坑、地表植被破壞等還沒有得到有效治理,礦區生態環境恢復與治理機制亟待健全和完善。三是隨著國家加大生態環境治理力度,加強商品煤質量管理,推進煤炭清潔生產和高效利用,傳統、粗放的煤炭生產和利用方式將面臨挑戰。

5.體制機制約束問題突出

行業管理弱化,企業考核機制不健全,國家支持煤炭行業發展的政策執行不到位,煤炭市場化改革依然存在障礙,企業負擔重,衰老報廢、扭虧無望的煤礦退出機制不完善。今后一個時期,隨著改革的深入,體制機制問題進入攻堅階段,將觸及更加復雜的利益關系,面臨更大的阻力。

6.產業政策與相關標準研究滯后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對全面深化改革作出總體部署,我國經濟結構、經濟體制、政府職能與治理方式和社會結構發生深刻變化。科學技術快速發展,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生態文明建設和能源生產與消費革命被提升到新的戰略高度。相對發展的形勢而言,煤炭產業政策與相關標準的研究起步相對滯后。特別是2012年以來,煤炭經濟下行,前幾年的高速發展掩蓋的煤炭行業在長期發展中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逐步顯現,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行業發展困難的加深,矛盾將更加突出。

四、新常態下新疆煤炭工業發展的戰略思考

(一)轉變煤炭發展模式的思路、途徑和技術路線,推動煤炭結構調整與轉型發展煤炭行業發展必須要適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快速發展,新技術新工藝帶來的煤炭清潔高效低碳利用水平的不斷提高,煤炭消費強度不斷下降的新趨勢,轉變發展模式,推進煤炭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促進煤炭生產向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和綠色開采方向發展,推進行業由增量擴能型向調整存量與做優增量并存的深度構調整轉變,促進煤炭生產向服務型生產轉變,煤機裝備制造由高水平向質量、服務型轉變,行業發展由生產和銷售原煤向銷售商品煤和潔凈煤轉變,推進煤炭轉化示范工程建設,推動煤炭由燃料向原料與燃料并重轉變,有效替代油氣資源,保障國家能源安全。

(二)能源革命和經濟發展新常態為煤炭行業帶來了機遇,也提出了挑戰,煤炭產業創新驅動發展勢在必行。推動煤炭生產、消費、技術和體制革命,以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為契機,加強國際合作;著力加強行業人才隊伍建設,提高從業人員素質;加快煤炭技術創新體系和協同創新平臺建設,加強基礎理論和先導技術研究,努力攻克核心技術和關鍵技術,推進重大科技示范工程建設,推廣應用先進技術,提升煤炭生產力總體水平,提高行業的科技貢獻率。通過創新驅動,催生煤炭經濟新的增長點,提升煤炭經濟發展質量,推動行業發展從高強度資源投入型、勞動密集型發展向資源節約型、人才技術密集型和兩化深度融合型轉變。

(三)根據產煤區生態環境約束條件,優化資源開發布局,推進煤炭資源科學合理開發。全面樹立科學產能理念,建立科學產能的綜合評價指標體系和評價標準,全面提高煤炭資源開發的科學化水平,以科學產能和科學開采支撐和保障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的能源需求。發展充填開采、保水開采等綠色開采技術與裝備,以最小的生態環境擾動獲取最大的資源回收,減緩或控制煤炭開采對地表生態環境擾動。推進煤炭的分質、分級利用,最大限度提高煤炭利用效率,減少煤炭生產和利用過程中的環境污染。因地制宜實施礦區生態再建工程,履行社會責任,促進資源開發、區域經濟社會與生態環境協調發展。

(四)深入研究煤炭消費峰值與能源替代的關系。近年來,國家支持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發展,全國水電、核電和風電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生產總量的比重由2010年的8.6%上升到2013年的9.8%。由于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面臨技術、經濟等方面的制約,2020年實現15%的目標任務艱巨。深入研究煤炭消費峰值與能源替代的關系,把握煤炭消費峰值的“天花板”與拓展發展空間的關系,推進煤炭生產和消費革命,將煤炭資源優勢轉變為清潔能源優勢,更大程度、更大范圍地發揮煤炭通向新能源的橋梁作用,為推進能源結構調整提供穩定的能源支撐。

五、促進新疆煤炭工業健康發展的對策建議

面對新常態、新機遇和新挑戰,煤炭行業要認真深入研究和把握能源革命和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階段性特征和規律,全面推動煤炭生產、消費、技術和體制革命,加強國際交流合作,明確發展定位,創新發展模式,探索和釋放煤炭行業發展新動力。

(一)繼續淘汰落后煤炭產能

按照國家、自治區淘汰落后產能的政策規定和相關要求,綜合運用法律、經濟和行政手段,通過關閉、兼并重組、改造升級等方式淘汰關閉30萬噸以下所有小煤礦(邊遠缺煤地區除外),促進煤礦轉型升級,不斷提高煤礦現代化、自動化、信息化水平。同時,嚴格控制新建項目,除重大工程項目需要配套外,不再建新項目。

(二)集約開發煤炭資源

根據新疆煤炭資源分布特點,推進實施《新疆大型煤炭基地建設規劃》與煤炭資源有償配置使用,統籌考慮市場需求、水資源、生態環境、基礎設施等因素,優化煤炭資源開發與轉化布局,明確各基地功能定位,合理安排強度,走資源開發可持續、生態環境可持續的煤炭資源集約開發利用發展道路。

(三)穩步推進煤礦“三化”建設

進一步提高煤礦采掘機械化程度;穩步推進質量標準化建設;進一步完善礦區環境生態化建設,大力推廣高效節水、保水開采等綠色開采技術,推動環保示范礦區、生態示范礦井建設。

(四)清潔高效開發利用煤炭資源

認真貫徹落實《煤炭清潔高效利用行動計劃(2015-2020年)》,建立政策引導與市場推動相結合的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推進機制,構建清潔、高效、低碳、安全、可持續的現代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體系,實現煤炭礦井綠化設計、黑色煤炭綠色開發、建立煤基清潔能源基地。

(五)大力推進煤層氣和煤礦瓦斯綜合利用

通過加大勘查力度,進一步查明新疆煤層氣資源分布及煤層氣資源量;抓好煤層氣開發利用規劃和示范工程的實施及推廣;出臺自治區對瓦斯抽采煤礦企業補貼政策;執行好國家出臺的利用瓦斯發電企業上網電價每度給予0.25元/度的補貼和全部收購瓦斯發電富裕電量的政策。加快啟動煤層氣開發利用示范工程,初步形成煤層氣、煤制氣協調發展的格局。由政府主導,頂層設計,大力發展清潔高效煤化工先進技術產業集群模式,實現煤、電、化、熱、冶、建材等多產業耦合,循環互補延伸產業鏈,做到資源能源最大化利用、污染物最小化排放。

(六)強化安全監管責任

煤炭企業要從緊從嚴抓好安全工作,嚴格執行安全生產工作的各項規定,嚴格落實各級安全生產責任制,全面深入排查治理各類隱患。安監部門切實履行日常監管職責,強化主體責任落實,依法依規嚴厲打擊各種違法違規生產行為,嚴肅查處煤礦各類隱患并督促整改到位,遏制各類事故發生,正確處理安全和生產的關系,抓安全促生產,以安全保生產,為煤礦企業健康發展提供安全保障。

關閉窗口
rb88官网 rb88热博电竞平台| 热博rb88| rb88热博电竞手机版| 热博随行版| 热博sbt体育| 热博sbt体育| 热博体育官网| BTI体育| 热博| 热博| rb88|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rb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