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院所職能 | 科研管理 | 社會發展 | 經濟研究 | 投資研究 | 能源交通 | 區域經濟 | 研究動態 | 研究院概況 
最新消息 · 目前新升級改版的新疆研究院門戶網站處于試運行階段,正在充實完善,歡迎提出寶貴意見和建議。    2014/11/12

新疆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評價
2014-09-09 00:00   審核人:

李 紅


  經濟是量與質的統一體,推進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需要經濟量質協同發展。本研究運用包含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三個方面25項指標的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評價指標體系進行的評價顯示,2000年以來,我區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穩步提升,提升的速度快于全國,與全國的差距不斷縮小;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經濟總量擴張快于質量效益改善,社會效益、生態效益提升快于經濟效益,但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突出。
經過30余年的高速發展,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發展質量不高問題凸顯,中國經濟已經到了從追求量的增長到質的提升的新階段。西部大開發特別是2010年新疆工作座談會以來,自治區黨委和人民政府全面落實科學發展觀,堅持“五個始終”,著力調結構、轉方式、促改革、惠民生,經濟社會發生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取得了初步成效,但長期形成的高投入、高消耗、低效益的粗放型發展方式并沒有得到根本轉變,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不高,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還很突出。在國內經濟步入中速增長模式的大背景下,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著力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新形勢下,立足新疆發展階段和實際,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著力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增強發展的可持續性,是推進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必須解決的重大問題。
  一、經濟發展的量質同步與推進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
  (一)經濟的內涵包括量和質兩個方面
  經濟是量與質的統一體。經濟的量指經濟發展帶動的產出增加,反映規模的擴張,取決于要素投入規模的擴大。經濟的質指經濟發展的質量,是經濟數量擴張達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反映要素投入帶來的效益和效率,具體包括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經濟效益主要指投入產出比,表現為要素投入創造出的商品價值、社會物質財富等;社會效益指人民生活和福利水平的提高,表現為經濟增長帶來的就業、城鄉居民收入、財政收入的增加,城鄉、區域發展差距的縮小等;生態效益主要指經濟增長過程中是否實現了資源環境代價的最小化或經濟增長和環境改善的良性循環。
  經濟的量與質具有辯證統一的關系,需要協同發展。經濟發展質量提高以數量擴張為基礎,是在數量擴張基礎上的結構優化、穩定性增強、福利分配合理化、資源環境代價最小化。沒有穩定的數量擴張,經濟發展中的很多問題,諸如就業壓力等就會很快體現出來。但僅注重數量的擴張,缺少內涵的增長,則會出現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不僅不能換取相應的經濟效益,還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和環境問題,影響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堅持經濟發展數量、質量與效益相統一,即是經濟發展規律的內在要求,也是落實科學發展觀的根本要求。
  (二)推進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需要經濟量質協同發展
  經濟發展是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基礎,發展仍是解決新疆一切問題的關鍵。新疆經濟發展滯后,經濟規模仍然偏小,要實現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到2020年與全國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會,都需要進一步做大“蛋糕”,強化物質基礎。新疆經濟發展得快一些,還有助于對周邊國家形成發展上的優勢,增強各族人民凝聚力,促進社會穩定。這首先需要經濟增長保持一個較快的速度,不斷擴大經濟總量。正如2014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新疆考察工作時指出,發展仍是解決新疆一切問題的關鍵,必須切實抓好。
  量質協同是推進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內在要求。實踐證明,片面追求數量和速度的粗放型增長方式必然帶來大量的矛盾。而只有有質量與效益的速度才是可持續的。對新疆來說,提高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恰是為了更多更有效地做大經濟規模。在世界經濟格局深刻調整,國內經濟加速轉型,要素投入局限性增大,市場化改革加速推進,新疆“三期疊加”(暴恐活動的活躍期、反分裂斗爭的激烈期和干預治療的陣痛期)的新形勢下,只有走量質協同發展的道路,切實把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生態文明建設統一于推進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總目標之中,才能實現國民經濟持續、健康、協調、較快發展,使居民幸福感提升與經濟發展同步,生態環境改善與經濟發展同步,進而實現新疆的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新疆考察工作時指出的,要堅定不移實現新疆跨越式發展,同時必須緊緊圍繞改善民生、爭取民心來推動經濟發展。
  二、新疆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綜合評價
  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是指一定時期內國家或地區國民經濟發展的優劣程度,即經濟內部以及經濟與社會、生態之間的協調狀態。任何單一指標都無法對經濟發展的質量與效益作出全面、準確的評價,需要根據科學發展觀的要求,采用綜合評價法,對經濟發展的質量與效益進行全面評價。
  本研究截取2001~2013年《新疆統計年鑒》和《中國統計年鑒》《新疆50年》《中國全面小康社會監測報告(2008~2011年)》、有關年份中國統計公報和相關行業部門數據,構建了包含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三個方面25項指標的綜合評價指標體系(見表1),運用綜合評價法,對自治區和全國2000年以來的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進行了綜合評價。
  總體看,2000年以來,我區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穩步提升,提升的速度快于全國,與全國的差距不斷縮小。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高,經濟總量擴張快于質量效益改善,社會效益、生態效益提升快于經濟效益。但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突出。
  (一)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穩步提升,2010年起提升的速度明顯加快,與全國的差距不斷縮小
  2000~2012年,我區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協調發展指數由2000年的0.43提高到2012年的0.67,與全國的差距由0.19縮小到0.05;其中發展指數由2000年的0.24提高到2012年的0.54,與全國的差距由2000年的0.22縮小到2012年的0.06。顯示我區經濟發展的質量與效益穩步提升,且提升的速度快于全國,與全國的差距不斷縮小。
  我區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的協調發展指數和發展指數提升呈現兩個階段特點,2000~2010年間協調發展指數和發展指數波動上升,11年分別上升了0.14和0.15;2011~2012年則快速上升,兩年分別上升了0.1和0.15。2010年以后協調發展指數和發展指數快速提升,主要得益于經濟快速增長,經濟效率改善,民生建設與發展步伐加快,資源利用水平提高,環境污染治理投資持續加大。
  (二)經濟效益穩步提升,與全國的差距略有縮小
主要表現為經濟增長加快,2000~2012年均增速快于全國1.5個百分點,特別是2010年以后GDP增速持續穩定地快于全國;經濟效率穩步提高,提高的速度快于全國,主要得益于勞動生產率的穩步提高和工業經濟運行質量與效益的持續改善。但GDP增速和價格指數波動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說明我區經濟增長的穩定性和協調性都很差;全要素生產率、研究與發展經費支出占GDP比重提升緩慢,創新發展能力持續處于較低水平,與我區投資主導型經濟特征和研發投入嚴重不足密切相關,見表2。
  (三)社會效益持續改善,與全國的差距進一步縮小,“基本發展”改善明顯
  與全國一樣,2000年以來我區以就業和城鄉居民收入為重點的基本民生改善滯后于經濟增長(2006~2008年最低,2010年以后持續穩步提高)。其中每萬元GDP容納就業人數僅為全國的十分之一,且逐年下降;每百元人均GDP提供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下降幅度大于全國;經濟增長—居民收入彈性系數小于全國,且波動大,說明我區居民收入增長缺少長效機制,短期措施的影響較大。以縮小地區差異、增加財政收入、改善居民收入分配和發展教育為重點的基本發展步伐明顯快于全國,顯示我區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內生的發展能力快速增強,見表3。
  (四)生態效益快速提升,2010年以后提升的速度明顯加快,與全國的差距顯著縮小
  分類別看,資源利用水平快速提高,但仍顯著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主要表現為萬元GDP能耗始終處于較高水平,且顯著高于全國;萬元GDP水耗大幅下降,但仍顯著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生態代價指數先升后降,2008年以前我區經濟發展所付出的生態代價有所下降,2008年以后開始上升,顯著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主要是萬元GDP工業廢氣排放量持續快速攀升,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率提升緩慢,與全國的差距大。對經濟發展中環境污染治理的重視程度顯著提高,治理力度不斷加大,2011、2012年環境污染物治理投資總額占GDP的比重快速提升,2012年達到3.15%,高于全國平均水平1.56個百分點,見表4。
  (五)經濟總量擴張快于經濟效益改善,生態效益提升快于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2000~2012年,經濟增長指數提高0.52,快于全國0.78,GDP總量占全國的比重由1.37%提高到1.44%。而經濟效率指數、經濟增長的穩定性指數、經濟增長的協調性指數、經濟增長的創新性指數分別僅提高0.19、0.11、0.28、0.07,分別快于全國0.11、-0.1、0.25、-0.34。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提升的速率也不同步,13年間分別提升0.13、0.11、0.36,與全國的變動趨勢一致。總體看,2010年以后,我區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和生態效益提升速度明顯加快,為縮小與全國的差距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六)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總體低于全國平均水平,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仍然比較突出
  2012年我區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協調發展指數為0.67,低于全國平均水平0.05。13年間經濟發展質量與效益協調發展指數提高了0.24,發展指數和協調指數分別提高0.3和0.06,說明我區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提升不協調,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問題仍然比較突出。
主要表現為:經濟方面,經濟增長的穩定性較差,GDP增長和物價漲幅波動較大;經濟結構不盡合理,重工業比重畸高,民營經濟發展滯后;經濟增長過度依賴投資數量擴張,資本的整體效益偏低,技術和勞動力要素對經濟的貢獻有限。社會發展方面,區域和城鄉差距依舊很大,就業增加和城鄉居民收入增長滯后于經濟增長,經濟總量容納就業和經濟增長帶動居民收入增長的能力低。生態建設與環境保護方面,資源利用效率低,能耗偏大且下降速度緩慢,空氣污染嚴重,經濟高速增長產生的大量工業廢氣和廢棄物使得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和生活質量受到很大威脅。
(作者單位:自治區發展改革委經濟研究院社會研究所)

關閉窗口
rb88官网 体育热博| 热博rb88| 热博手机版| BTI体育| 热博sbt体育| 体育热博| rb88| 热博体育官网| 热博sbt体育| 热博rb88| rb88| 热博手机版| 热博体育在线|